欢迎书友访问肉文吧
首页玄学母子爆红娃综 玄学母子爆红娃综 第54节

玄学母子爆红娃综 第54节

    这头的姜冬青还在回忆两人当年的渊源。
    姜冬青是当地富商的千金, 家里最不缺的便是银子, 到了她及笄的年岁后, 来向家里提亲的人日益增多,但姜冬青一个都看不上, 她喜欢清雅的读书人。
    所以她打定主意要嫁给读书人, 从此以后书院周围的那几条街成了她常去的地方, 比起媒人介绍, 她更相信自己的眼光。
    对于女儿的“雄心壮志”,姜老爷也是支持的,甚至还不忘帮女儿出谋划策。
    他们所在之地是进京赶考的必经之路, 所以她还能有更多的其他选择,毕竟进京赶考的寒门举子偏多。
    得到了父亲提示的姜冬青,很快带着贴身丫鬟在驿站附近的客栈定了房间。
    她和郭原第一次见面就是在这个客栈, 在遇到郭原之前, 她已经资助了三个进京赶考的书生了。
    比起前面三人, 郭原看起来更有气度,长相也更是英俊,所以姜冬青对于他的资助远远超过了前面三人。
    郭原本是寒门举子,原本家里给他的筹的盘缠倒是刚刚够到京里的开销,无奈前段时间,他受了风寒,看大夫就花去了大半身价。
    如今想要继续进京赶考,就必须接受别人的资助,一开始,他是不愿意的,堂堂七尺男儿怎么能接受闺中女子的资助呢,但如若拒绝,那么必定错过这次的考试,想到家里对自己的期盼,郭原一咬牙变接受了姜冬青对自己的资助,并对她承诺等她高中必定回来娶她。
    姜冬青想说,就算他落榜,她也不介意再资助他继续考下去,不过此等不吉利的话,她当下自然不会说出来的,只是有些羞涩的点头。
    等到郭原包袱款款的离开,丫鬟看向姜冬青问道:“小姐,咱们还继续吗?”
    “再看看吧,有好看的咱们继续资助,没有就算了。”姜冬青说完算了算,自己一共资助了四个人,总不会一个人都考不上吧。
    那如果是其他人考上了,郭原落榜了怎么办呢?姜冬青托着下巴开始思考这个问题。
    接下来的日子,姜冬青并没有再遇到需要资助的书生,所以很快带着丫鬟回府。
    姜老爷看到她回来,笑呵呵的询问她的收获。
    “就那样吧,说不定都是竹篮打水一场空呢。”姜冬青可是知道京城那样的富贵地方,不少人会榜下捉婿呢,所以指望他们回来娶自己,其实是一件希望渺茫的事。
    姜老爷满意的点头:“不错,吾儿甚是聪慧,不若咱们直接从书院里面选择合适的人招婿。”
    姜冬青摇了摇头:“暂时不用。”
    虽然希望渺茫,但她还是对郭原心存希望,谁让他长得最合自己心意呢。
    “后来呢?”见姜冬青停顿下来,郭原不由好奇问道。
    姜冬青眨巴着眼睛看他,一脸的楚楚可怜:“后来当然是郭郎你音讯全无,妾身独自等了一年,很快郁郁寡欢而亡。”
    郭原闻言一脸的震惊,怎么也没想到那辈子的自己竟然是如此薄情寡义之人。
    “那你现在找上他是想和他再续前缘?”简宁挑眉看她。
    姜冬青点了点头:“自然,我等了他这么多年,为的就是这么一天。”
    这话一出,郭母变得紧张起来:“郭原可不是你的郭郎,你和他不可能。”
    “他怎么就不是我的郭郎,他化成灰我都认识。”姜冬青说完幽幽的看了一眼郭原。
    不知道为什么,对上她这样的目光,郭原很是愧疚:“那你想我怎么做?”
    “和我成亲。”姜冬青抬头看向郭原说着自己的要求。
    她也是倒霉,那四人里面没一个有消息传来,偏偏庶妹嫁的夫君反而中了进士。
    她倒不觉得这有什么好嫉妒的,可惜庶妹天天在自己面前炫耀就算了,还跑到母亲面前炫耀,母亲不打算再纵容她,打算给她直接定下亲事。
    姜冬青自然不乐意,打算收拾行李去京城,没想到自己的计划还没实施,就被庶妹给推到池塘里淹死了。
    除了报复庶妹,姜冬青自然也把这件事怪到郭原头上,要不是他不来娶自己,她又怎么会遇上这样的事呢。
    至于前面三个人,姜冬青一开始就不上心,所以对他们三人加在一起的怨念都没对郭原的深。
    古代女子约束太多,姜冬青宁愿继续当鬼飘着也不愿去投胎,等她经历了这些年的鬼生,想要投胎做个新时代女性,才发现她压根就投不了胎。
    因为执念未消,想要去投胎,就得消除自己的执念才是,所以就有了她给郭原托梦的事,功夫不负苦心人,连续两个月的托梦,郭原终于愿意来麒麟岛见自己了。
    现在姜冬青只要让他心甘情愿的和自己成亲,消除了自己的执念,她就能去投胎了。
    原本以为会是见很很顺利的事,没想到竟然遇到了简宁。
    姜冬青偷偷抬头看了一眼简宁,再她看过来之前又挤出几滴眼泪,她想,她应该没有识破自己才是吧。
    郭原听到姜冬青的话,忍不住有些意动,这些年他流连情场,遇到喜欢的就在一起,不喜欢再分手,这么些年来,从来没有人让他产生过结婚的念头。
    但不知道为什么姜冬青的眼泪让他觉得难过,所以对于她的提议,他竟然没有一口拒绝。
    似乎看出郭原的意动,姜冬青有些高兴的看向他:“你是愿意的对吗?”
    “郭原!”在郭原开口之前,郭母叫住了他。
    姜冬青有些不高兴的看了一眼郭母,他本来就要答应自己了呢。
    看出郭原脸上的犹豫,郭母不由长叹一声,随后出声道:“郭原,你都不记得以前的事情,为什么要更承担那些,更何况,这都是她的一面之词,我们谁也不知道她说的是真是假。”
    简宁注意到姜冬青脸上一闪而过的心虚,不由挑眉,看来事情倒是越来越有意思。
    床上的郭原这时候突然转头看向简宁:“有什么办法让我能记起以前的事吗?”
    “有倒是有,你确定要?”简宁看向郭原。
    郭原点了点头,如果姜冬青说的是真的,自己辜负了她,害得她因此香消玉损,现在他补偿她也是应该的。
    见郭原态度坚决,简宁从言言那边接过自己的箱子,从里面拿出往生香,点燃此香,郭原就能梦到自己的前世。
    姜冬青看了一眼往生香,很快垂眸,她没成亲是事实,早逝也是事实,所以她没什么好心虚的。
    往生香很快被点燃,上面的烟雾朝着郭原身上钻,郭原很快闭眼睡了过去。
    “他应该要明早才会醒来,都去休息吧。”简宁示意大家没必要守在这里。
    “那她呢?”郭母的目光落在姜冬青身上,明显不放心。
    “我会带走她。”简宁说完拿出玉牌,不等她说什么,姜冬青就乖乖的钻了进去。
    她这人最大的优点就是识时务,知道自己不是简宁的对手,所以也不做无所谓的抵抗。
    看到简宁把姜冬青带走,郭母不由松了口气,一行人离开郭原的房间,郭母关门的时候忍不住往床上看了一眼,见郭原脸上神情是放松和愉悦,才慢慢放下心来。
    从郭原房间出来,徐砚州率先开口调侃道:“郭原这还整得是前世今生呢。”
    “叔叔你也想吗?”言言抬头看了一眼徐砚州,想说如果他也想的话,他可以帮忙哦。
    “不不不,我不想。”领悟到言言的意思,徐砚州连忙摆了摆手。
    裴时鸣弯了弯唇角,徐砚州这小子从小到大就喜欢口嗨,现在总算找到治他的人了。
    见简宁他们要离开,郭母有些不放心道:“郭原那边明早就会醒来吗?”
    简宁点了点头:“往生香燃完以后功效就消失,如果他到时候还没醒来,那也是他自己不愿意醒来。”
    回去的路上是裴时鸣开车,但简宁发现他似乎有心事,等回到静安公馆这边,简宁才看向他:“你怎么了?”
    裴时鸣抬头看向她,想到在玉牌里的姜冬青,不由问道:“这玉牌你一直带在身上?”
    简宁愣了两秒才明白他的意思,随后摇头:“当然不是。”
    “那就好。”裴时鸣不由松了口气。
    “妈妈,你们在说什么?”言言有些好奇。
    “没什么,该睡觉了。”简宁拍了拍言言的小脑袋,然后把玉牌随手放进自己带出去的箱子里。
    这头的郭原在他们离开后很快入梦,他看见他背着家人收拾好的行李开始进京赶考。
    身上的盘缠是一家人节衣缩食凑出来的,还有前几年自己的束脩也是家里人省出来的,所以他这次进京,背负着全家的希望和期待。
    原本一切很顺利,但没想到途中的一场大雨让他受了寒,这次风寒来的很是猛烈,看大夫抓药住客栈,几乎花去他所有的盘缠,而进京的路他才走了一半。
    如若就这样回去,他该怎样面对家人,又该如何释怀他这些年的寒窗苦读。
    就在他绝望的时候,姜冬青像仙女下凡般出现在自己的面前,帮他解决了问题。
    对于姜冬青的帮助,他很是感激,想到自己身无长物,他能许诺的只能是自己高中以后回来娶她。
    看着对面的人含羞涩点头的时候,郭原心里隐隐有些激动,对自己抱有期待的人又多了一个,所以他再次告诉自己,只能成功,不能失败。
    告别姜冬青后,郭原虽然手里有了银子,但他依旧精打细算不浪费每一分钱,每天读书的时间也忍不住多了起来。
    每每想到姜冬青,他更是动力十足,付出总是会得到回报,他的努力没有白费,他考中了,而且是探花。
    中了探花郎的郭原也多了不少好姻缘,大多都是京城的官家小姐,但郭原没忘记自己对姜冬青的承诺,一一婉拒,表示自己在老家已经订了亲。
    其他人笑他傻,他只是笑笑不说话,在他心里,如果没有姜冬青对自己的资助,那么就没有他的今天,更何况君子一言,驷马难追,他身为大丈夫,怎可做出小人行径来。
    家里那边已经有人去报喜,所以他打算先去姜冬青家里提醒,告诉她,自己做到了,也来履行承诺了。
    和姜冬青分开后,郭原在路上结识到两个好友,另外两人落榜,大家一起替他庆祝践行。
    这时候酒楼里机会都是来参加考试的举子,郭原没想到在这里会听到姜冬青的消息,从别的男人嘴里。
    也是这时候,郭原才知道原来自己并不是她唯一资助的,也并不是唯一向她许诺要娶她的。
    一时间,郭原手上的筷子掉在地上,同伴有些担忧的看向他,他朝他们摆了摆手,表示自己没事。
    那边的讨论还在继续,郭原努力忽视,但那些声音还是忍不住传到耳中:“那不过是人家富家千金的一个游戏,要是运气好,真有人考中回去娶她,她岂不是赚到了?”
    “哪有人那么傻,真高中了,满京城的官家千金不娶,去娶一个商户之女,估计没人那么傻吧。”旁边有人笑着道。
    郭原闻言不由攥紧手里的酒杯,原来自己于她而言并不是特殊的,只是她撒下的众多鱼饵之一,这一刻,郭原想到自己一路以来的动力,以及规划的未来,全部都成了笑话。
    那头的谈话还在继续,有人笑着调侃道:“那你们受了人家的恩惠,难道就没打算酬谢一番么?”
    “怎么酬谢,我们好歹也被称作举人老爷,她要是愿意做妾室还能考虑下,想要做正室,决不可能。”
    “那你当初还收人家的银子?”
    “那不是她自动送上门来的,你们是不知道啊,她那样和青楼里招揽客人的妓子有何区别?”
    虽然有些恼怒姜冬青,但听到这里郭原还是听不下去了,他摔下手边的茶盏,冷声道:“滴水之恩,涌泉相报,你们不仅不报,甚至在背后诋毁恩人,这可是君子所为?”
    看到起身的是探花郎郭原,刚才说话的那桌人连忙闭嘴,在说其他人的注视下灰溜溜的离开。
    郭原此时已经没了留下来的心情,很快和朋友们告辞回了客栈,一夜之后,郭原决定不再去姜冬青家提亲,而是派人还了双倍的银两。
    他想姜冬青看到这些应该明白自己的意思,至于他自己,则改变了路线回了家。
    报喜的人早一步带着郭原的信回到了家中,郭家人都是淳朴之辈,对于郭原信里提到的姜冬青很是感激。
    看到郭原回来,郭家父母询问他提亲的事,也嗔怪他不提前告诉他们,没有长辈陪同也是一种失礼,还希望姜家那边不要介怀。
    郭原张了张嘴,到底还是没提自己只是姜冬青撒下鱼饵的其中一只鱼。


同类推荐: 玄学母子爆红娃综重生之王府艳婢宠文女配只想搞学习病弱蛇蝎[快穿]八零之有间小卖部世界与我三观不合咸鱼三嫁大耀女帝(女尊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