欢迎书友访问肉文吧
首页神医豪婿 第153章 吴中道的算计

第153章 吴中道的算计

    “宁先生莫不是嫌弃我这手脏,不愿意和我握手?”
    吴中道见宁轩半天没反应,忍不住笑着打趣道。
    “吴先生多虑了。”
    宁轩说完,上前握住了他的手。
    看到宁轩这么容易就中了自己的圈套,吴中道顿时得意大笑起来。
    一旁的任元庆显然也知道吴中道的计划,见此两人都落入了圈套,也懒得多伪装,准备撕破脸皮时。
    外面突然传来一阵高跟鞋的‘哒哒’声。
    没等任元庆说话,房门推开,只见一道靓丽的身影走了进来。
    任元庆看到来人,脸色一怔,顿时笑着上前道:“婉研,你怎么来了?”
    任婉研目光扫过众人,顿时在宁轩身上停留了下来,满脸诧异道:“宁先生!”
    宁轩微笑点头道:“好久不见。”
    “哥,你也认识宁先生啊?”
    任婉研回过神,对着其问道。
    任元庆看到这一幕,满脸错愕,他妹妹认识宁轩?而且还一副很熟的样子?
    他压下低头震惊,不动声色的问道:“宁先生是方小姐的助理,我们在谈生意,你是怎么认识他的?”
    “我上次不是跟你说过,去西林县认识了一位很厉害的年轻人嘛?就是他。”
    “是他?”
    任元庆脸色愈发震惊了,眉头微不可察皱了皱,这下就难办了,他总不能当着任婉研的面对宁轩下手吧。
    随即,他对着吴中道使了个眼色,吴中道立刻心领神会,退到一旁不再多言。
    “既然你们有工作要办,那你们先聊着,我在外面等着。”
    任婉研说完便出去坐在外面候着。
    任元庆见此也只能将原定计划推翻,和方灵婧有一搭没一搭的聊了点广告代言的事,便打发他们离开了。
    两人离开后,任元庆关上门,对着吴中道低声道:“吴大师,你那个‘摄魂咒’多久起效?”
    “公子不必多虑了,他们两个人估计都不知道自己被我下了咒,我现在随时都能让他们沦为痴呆,等令妹走了后,你想怎么拿捏他们就怎么拿捏。”
    吴中道自信满满的说道。
    “麻烦大师了。”
    任元庆闻言脸色一喜。
    就在他话音落下,吴中道突然脸色一变,手掌像是抽搐了般在微微颤抖着。
    “吴大师,您怎么了?”
    任元庆有些茫然的望着他。
    吴中道翻转手心,望着掌心上突然出现的一道血痕,正好将他的‘摄魂咒’符画一分为二,顿时瞳孔紧缩大惊道:“糟了!有人破了我的咒!”
    术法之道本就有伤天和,每次施法都犹如火中取栗,稍有不慎就会遭到反噬。
    吴中道脸色变得十分紧张,不等任元庆开口,他便急促说道:“公子,我摊上麻烦了,我要赶紧回宗门一趟,你提给家主打声招呼。”
    摄魂咒被破,他一旦压制不住,自己就会沦为痴呆,如今他也来不及多想是谁搞的鬼,现在最主要的就是回宗门请人治疗。
    看到吴中道神色慌张的跑了出去,任元庆还处于惊愕之中,根本不明白发生了什么。
    与此同时,宁轩低下头望了眼掌心的血痕,嘴角扬起一抹意味深长的冷笑。
    宁家藏书阁收录的术法古籍多不胜数,他有的是办法让吴中道悄无声息的中招。
    任婉研看到宁轩出来了,顿时笑着上前道:“宁先生,你什么时候来金陵的?”
    “也才刚来不久。”
    宁轩回道。
    方灵婧识趣的不去打扰两人叙旧,便找了个借口回去了。
    “我们还真是有缘,如果不是我父亲近日身体不好,见不了客,我倒想引荐你给他认识一下。”
    谈到她父亲,任婉研脸上闪过一丝忧心。
    任家家主任天恒,是金陵最有权势的几个人之一,就算得了什么病,想来也能请到无数名医给其医治,不过看任婉研的脸色,显然他父亲的情况不是很好。
    宁轩忍不住问道:“你父亲得了什么病?”
    “我也说不好,请不少名医,都铩羽而归,连病情都没诊断出来,这些庸医还自诩学过先进的西方医学,我看也就那么回事。”
    任婉研不屑的摇了摇头。
    “那中医呢?”
    “我父亲已经派人去请中医协会的史会长了,明天应该就会来给我父亲看病。”
    宁轩闻言点了点头,没有多说什么,两人闲聊了片刻,宁轩差不多已经从这小丫头的嘴里,把任家的情况给套出了七七八八。
    任天恒有两个老婆,但是大房身体不好,早年就病逝了,任元庆和任婉研都是大房的,而任天恒小老婆貌美如花,还给他生了个儿子。
    大房和二房的竞争几乎是摆在明面上的,随着任天恒年纪越大,这种竞争也愈演愈烈。
    而这次任天恒的病倒,更成为了两房人竞争的契机,毕竟任家坐拥百亿财富,谁也不愿意拱手让人。
    “你之前去西林县就是为了寻药?”
    宁轩问道。
    任婉研点头道:“说来怕你笑话,其实我大哥他们压根就没想过给父亲治好病,都在挤破了头争家产,他们也不想想,没有父亲坐镇,任家再多的家产,迟早也会被他们败光。”
    宁轩闻言,有些感同身受的叹了口气,豪门无亲情,在财富和权势面前,什么都不值一提。
    两人聊了很久后,任元庆装模作样的从办公室出来,径直走到两人面前。
    任元庆扫了一眼宁轩,指桑骂槐的说道:“婉研,有些人是知人知面不知心,你一定要擦亮了眼睛,千万别被人骗了。”
    任婉研没听出他的潜台词,笑着摇头道:“我这么大人了,还能被骗?”
    “那也保不住一些别有心机的人,想要攀附豪门,他们可都是表面一套,背地里一套。”
    任元庆话音落下,任婉研顿时反应了过来,当即皱眉道:“你胡说什么呢,宁先生不是这种人。”
    “宁先生,您别介意,我哥就是这样。”
    任婉研转而对着宁轩道歉道。
    “无妨。”
    宁轩摇了摇头道。
    任元庆见此冷笑道:“还装的人模狗样的,你别以为你在江陵和方灵婧开房去了,这件事就天知地知,你知她知了?”


同类推荐: 不挨操就会死(高h)失忆后她总是被艹(nph)被变态大哥日夜狂肏(强取豪夺H)偏航首席国医风吹雪唇耳(伪骨科,年上1v1)安非他命( 1V1 黑道)